【HKITWU x 林佳瑋 】談勞權與失業救濟金(下)

0
342

於早前刊出的上半部份提到「失業救濟金」制度如何令勞工得到基本保障,與及台灣勞工爭取成立制度的決心。本會於此下半部份繼續與台灣時代力量的林佳瑋文字訪問,講述「失業救濟金」制度和勞工權益在台灣實行的情況,希望能藉此借鏡而從中獲得啟發。

林佳瑋在上半部份的分享提到「失業救濟金」制度是在1995年開始被提倡,事緣是當時出現大規模的工廠倒閉潮,很多僱主在沒有賠償任何遣散費或退休金下潛逃。當時的工廠倒閉潮催生出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力推工人版的「關廠法」,最後成功爭取落實「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此法律規定了任何的大量裁員或解僱必須要事先60天通知僱員,而法律中更賦予工會的權力和地位代表僱員與僱主協商,體現集體談判的認受性。回看香港,當大量裁員的情況出現,不論是僱員和工會所受到法律的保障和地位都十分缺乏。除了兩地的職場文化和氣氛不同外,香港臨立會於1997年廢除了《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令勞工權利被大幅削弱。

台灣的「失業救濟金」制度中亦包括了保險元素。「就業保險法」要求僱主繳交一定數額的保險費用,當其僱員失業時便可向當地的勞工部門申請失業補貼,每月領取的額數為月酬的六成。如需要撫養無工作收入之配偶、未成年子女或身心障礙子女,亦可按照情況獲得額外一成至兩成的補助。這種人性化的機制應該就是香港勞工制度最需要的東西,當然如要真正能執行到「以法達義」,亦需要有足夠智慧與能力的人才方能做到。

每當香港出現這類申領補貼或資助的制度,不禁會令眾人擔心制度被濫用的情況。林佳瑋認為此制度的原意是為勞工提供「社會安全網」,但2005年台灣修正了勞基法後令新制勞工所得的資遣費極少:「工作一年的年資僅能領取0.5個月的資遣費基數,最高只有6個月」。因此,「就業保險法」便可以快速地穩定了失業人士的生活,藉此六個月的緩沖期尋找新工作。如香港在以提供「社會安全網」的前提下,把強積金和遣散費「對沖」制度取消後,再把僱主所供的強積金部份於僱員失業時連同遣散費一律發放予失業的僱員,是否為更可取的做法?

雖然台灣在失業救濟方面做得比香港完善,但是台灣現時並沒有最低工資法。此法例亦是林佳瑋認為最需要和迫切落實的法例,即使台灣每年都召開由政府搭建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但是效用不大,林佳瑋認為原因是資方的實力永遠比勞工強悍:「委員會原意讓勞資之間可以互相溝通出彼此雙方能夠接受的金額,但資方的實力永遠比勞工強悍,因此每年審議委員會都淪為互相喊價,實質上仍是由政府拍板定案,而政府又深受財團影響。」林佳瑋認為最低工資法的落實才能徹底解決低薪的社會問題:「蔡英文在2016年上任時,曾經宣誓要將最低工資法作為優先法案,但目前他已經連任兩次,最低工資法卻仍然只聞樓梯響。時代力量和許多工會團體,都提倡應該要制定最低工資法,以公式來計算每年勞工最低工資的金額。」
雖然香港現時受到多方面的壓迫,作為工會或僱員也好,保障自己獲得合理的權益是理所當然,面對不公時便據理力爭。請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權益,請不要輕易放棄這一座城市,因為如我們都放棄了,便沒有然後了。

林佳瑋Facebook官方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wfor2020/